读文章网,情感美文,情感故事,伤感文章,生活常识

我静静倾听一场雨

我静静倾听过一场雨

一场潇潇秋雨,在寒凉的九月来临,时而淋淋漓漓,时而淅淅沥沥,一阵一阵随风飘忽,丝丝线线,细细碎碎,不停,不歇。

  我粗陋的小瓦屋,岑寂的静默雨中。蛰居屋内,临窗独立,静静倾听雨滴敲打在瓦片上,急急缓缓缓缓急急,悄悄重重重重悄悄,韵律明晰可辨。一缕一缕的雨水,顺着瓦槽从屋檐上潺潺落下,滴滴哒哒哒哒滴滴,细细密密密密细细,节拍舒缓而单调,却有一种柔婉与温润之感。深吸一口吻,清清爽新爽爽,有一丝丝菊花淡淡的香,沁人心脾,怡人神智。

  风,自每一个角落里旋起,吹着泛黄的树叶悉悉索索屑屑。寒凉的秋意,在冷风里飘荡,在细雨里流浪。秋心暮重,户闭形单。听着雨声,好像听一曲单调却耐听的乐声,那么舒缓消沉,一点一滴浸润着听雨的人,听着听着就听到了傍晚。炊烟在寒风里飘逸,在细雨里漫步。秋虫也开端在湿润暗淡的角落里唧唧嘈嘈窃窃,合着滴滴答答的雨声此起彼伏,绵长而哀婉,让我的心平添了一丝淡淡的难过。几只晚归的鸟,扑楞着湿润的翅膀,站在风雨摇曳的枝头啾啾而鸣,浅浅的与秋虫照应,低低惊落树上数颗银珠。

  暮色渐浓。夜,真的来了。夜,真的静了。

  一盏暗淡的灯光,映着窗外密密的雨脚。窗玻璃上聚着一层冰冰凉凉凉凉冰冰薄薄的水汽。我能看见窗外的事物很少,很少,却似乎又能看到很多,很多。没有睡意,只能听着窗外淅淅沥沥的潺潺雨声,敲打着屋顶的瓦片,敲打着我寂寂的心,把夜淋成一片黑色的海,把心淋成一叶孤单的舟在黑色的海里一上一下的平稳,郁闷、哀婉、茫然。

  什么也不做,什么也不想,关掉灯,闭上眼,一个人静静站在黑暗中听:风在窗外听任的吹,雨在窗外自在的下。在这一片宁静孤寂的黑暗中,许多事被遗忘,许多事却又被记起。恍惚,万象在旁。静与动,实与虚,近于远——我犹如处于一种亦真亦幻之境。这种亦真亦幻的况味,似乎能够触摸,能够体味,并与孤寂的人之性纠结。

  我不晓得:这乌黑的雨夜,曾浇熄过几暴起的愿望?抚平过几狂躁的魂魄?扑灭过几凶险的阴谋?我不晓得:我们,每一个人,是不是都生活、生存于一种命定的环境之中?这环境,仿佛就是一种宿命,己身所属,逃不掉,躲不过,无论你在其中是欢欣、快乐、幸福、惬意,或是埋怨、叹息,懊丧、颓丧——其实,你不用自得,也不用忧怨。

  人,并非这土地之上独一的生命。上苍给人以恩泽,让人凌驾于万物之上,并非让人狂妄自大,或妄自绵薄。它的目的,是让人用其聪慧与大自然中万事万物共生,共存,调和共处。所以,我们必需学会珍惜,敬畏我们的生命,珍惜,敬畏每一种事物,无所谓高尚,或低微。

  雨,照旧在下,滴滴哒哒哒哒滴滴,敲在瓦片上急急缓缓缓缓急急。

  或许有一天,我这粗陋的小瓦屋会消逝于尘埃,落入记忆。我会住进水泥屋顶和墙壁的宽大的房子里,再也听不到这雨敲打在瓦片上滴滴答答的音韵。

  可,无论岁月如何老去,我仍然会想起,在一个寒凉的秋天,在一座粗陋的瓦屋,我静静倾听过一场雨。

上一篇当下是因,将来是果

下一篇没有了